前言

临汾大地古称平阳,因筑城于平水之阳而得名。秦汉以后,在统一王朝的背景下,古代临汾人民继续创造出丰富绚丽的灿烂文明,随着历史的沉淀,平阳地区形成了具有地区特色的古代文化。铁具镂铧、长剑铁炮,指明历史车轮的前进方向; 瓦肆勾栏、神庙剧场,杂刷百戏于平阳大地配酿成熟,传至中华各地; 古墓荒丘,蕴含了古人的社会思想; 雕刻版画飘出袅袅木香,承载着文化与艺术的体量; 佛法东渐、诸佛凝睇,散发着千岁之莲的绽香;文房书画汇聚着平阳文人的哲思雅意,丹青妙笔描绘出无限风光; 千古风流人物,共同创造着中华文明的辉煌。

平阳沿革

据《尚书。禹贡》记载,临汾在上古为冀州之域。夏商西周时代,先为唐,再为晋地。公元前514年,平阳始建县(治今尧都区金殿镇)。晋烈公元年(前419年),韩武子建都平阳,临汾作为战国时期的韩国都城,历时44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分天下三十六郡,临汾地区归河东郡(治安邑,今运城市夏县西北)。汉承秦制。曹魏正始八年(247年),从河东郡析置平阳郡,郡治平阳县。公元308年,刘渊进占平阳并定都于此,临汾成为何奴汉国的都城。公元528年,北魏孝庄帝将平阳治所移至白马城(今临汾市区)。隋开皇元年(581年),改平阳县为平河县,三年(583年),又改平河县为临汾县。隋炀帝大业(605--617 年)初,改晋州为临汾郡,临汾之名沿袭至今。

青史铁鉴

在人类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铁器的普遍使用,是推动古代社会发展的重要助力。临汾冶铁业在古代非常发达。春秋时期就有冶铁的记载,《左传》记载:
“晋赵鞅、荀寅帅师城汝滨,遂赋晋国一鼓铁,以铸刑鼎,著范宣子所为刑书焉。汉代冶铁业得以全面发展,汉武帝元狩四年(前119年)实施盐铁专营,在全国设49处铁官,河东郡有安邑、皮氏、平阳、绛四处,临汾居二。翼城县冶南遗址及其出土的一系列遗物是汉代临汾地区铁器生产的明证。唐宋时期,临汾地区的冶铁业达到高峰,古籍记载这里“铁碳最盛,利入甚广”,农具生产“从民铸造,利尽榷于官”,可见当时的繁荣局面。临汾大云寺的铁铸佛头、金代铁钟以及明代的铁炮,都是古代临汾冶铁业继续发展的重要见证。


粉墨登场

古代人生活艰辛,娱乐更是必不可少。戏曲是那个时候最主要的娱乐方式。它讲述完整的故事,同时集音乐、舞蹈,表演于一身,是一种很高级的艺术形式,一旦出现,便风靡天下,沛然而莫之能御。平阳自古以来就是戏曲繁荣的地区。

戏曲约有1000多年的历史,平阳是早期戏曲文物最为集中的地方。金代墓葬出土的砖雕戏曲乐舞俑、使戏曲史家如获至宝;洪洞水神庙的元代戏曲表演壁画,是生动的现场情景再现遗存于临汾大地上的古戏台,星罗棋布,在在讲述着戏曲在乡野村落里备受热爱追捧的历程。

平水流韵

平阳历来是文化形胜之邦,金、元时代是平阳雕版印刷的黄金时代。依托悠久的历史文化沉淀,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平阳的刻书业在金元时期进入了鼎盛阶段。金元时期的平阳刻书称为“平水本”,与金代平阳人刘渊所创影响深远的“平水韵”双峰并峙,隐然形成平水文化,在一定程度上代表着金元两个时期的文化发展水平。平阳刻书内容丰富、种类齐全、质量上乘,是北方刻书业的代表,在中国出版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般若之光

佛教自东汉传人中原,平阳即为最早传播地之一。碑碣志书载,襄汾普净寺、洪洞广胜寺等十余座寺院始建于东汉。东晋高僧平阳法显,见于记载的西天取经第一人,历十四年,经十余国,艰苦备尝,成就前无古人的伟业。其后政权更迭,战事频发,平阳一方“多奉佛,皆营造寺庙,相竞出家。”摩崖石刻、石佛造像遗踪可寻。唐宋以降,相沿成俗,寺庵塔幢布列境域,僧人尼师游道城乡。广胜寺赵城金藏传佛经律论,千佛庵西天圣境造梵界辉煌,铁佛寺金顶宝塔述佛传本生,普济洞水陆神画绘妙相庄严。佛寺塑像,或风神隽朗,或雍容华贵,或典雅秀美,或写实生动,尽显不同时代里对佛的敬奉,对美的追求。佛教水陆画,或主题突出,或意境深邃,或包罗万相,或场面恢弘,烘托法会上对神的虔诚,对善的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