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大致在距今4500年左右,最先进的历史舞台转移到了晋南。在中原、北方、河套地区文化及东方、东南方古文明的交汇撞击之下,晋南兴起了陶寺文化。它相当古史上的尧、舜时代,亦即先秦史籍中出现的最早的“中国”,奠定了华夏的根基。

天地之和

陶寺坐落于现在山西省南部的临汾平原,东临汾河,背靠崇山。4000多年前,这里环境湿润气候宜人,地势东北低西南高,做到了“依山傍水”或背山面水的基本格局。总体上有利于城市平面的扩展、空间布局理念的铺陈与躲避水患。而陶寺土壤肥沃,水源充沛,适合农耕,是尧都定于此地的重要环境因素。

帝都兴废

陶寺遗址作为都城经历了一个完整的兴衰曲折的生命历程。从距今4300或4400-4100年间,早期都城逐步兴建成形。距今4100-4000年间,陶寺中期的都城急速扩张,功能区划完善,城市发展达到顶峰。距今4000-3900年间,陶寺在晚期大部分时间内为普通的大杂居居民区,失去了都城地位和城市功能,仅在大约距今3900年前稍早阶段,有过县花一现式的复辟,但是在也没能恢复往日的辉煌。

尧立中国

陶寺经过400多年的风风雨雨,所留下的并不仅仅是一片埋没于黄土之下的废墟,而是我们中华儿女世世代代所知晓和守护的精神文化,我们在这片黄土地上耕作、繁衍,离不开最早中国所流传下来的天文历法、世界观、宇宙观。天地之和、人文之和出于此处、天下之中出于此处,中国之概念出于此处,中华文明出于此处!